欢迎致电:400-961-9668/400-8510-001(9:00~21:00)
  • 安捷财富浩禄金融微信二维码

    扫描关注我们微信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瞻:防范化解风险更要靠改革
    发布时间:2017-12-16
    分享到: 

    对于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不少人表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可能在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得到更多关切。此时,资管新政正在征求意见。尽管打破刚兑势所必然,一些金融机构还是希望给予更长的过渡期;债转股规模超过了1万亿元,不少企业的确因此降低了杠杆率,不过这距离我们心目中的“成功”只是开了一个头;由现金贷引发的网贷整治仍在加力,政策接连落地,互联网金融已是持续多年的风暴中心;出于对地方债务规模的担忧,一场针对明股实债等PPP乱象的清理也已拉开序幕。

    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扶贫和污染防治这三大攻坚战中,防风险之战或许会更为艰苦。当制定经济政策和宏观调控着眼于高质量发展之时,市场预期决策层会淡化经济增速目标。这也意味着,决策层的眼界已经超越了决胜全面小康,中国经济开始花费更多的功夫强筋健骨,为实现下一阶段的战略目标蓄力。

    因此可以理解,决策部门对潜在的经济金融风险高度戒备。特别是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之后,明确将所有金融行为都纳入监管,金融稳定委员会机制下的新架构确立,决策部门对风险因子更是露头就打,绝不容情。如今战线已经在多个领域拉开,这场攻坚战如何进展,成效怎样,很大程度上要看2018年。本月初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要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防范风险工作取得积极成效。我们预期,这大概也将是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这方面的主基调。由此判断,全视野的强监管将成为常态,在防范和化解风险方面,决策层很可能倾斜更多的政策和其他资源。

    防控风险一方面要清理整治各种金融乱象,各个领域的违规套利行为,也要着力于推动相关领域的改革。就此而言,防风险和促改革是一体两面。现实地看,很多风险的累积与改革滞后或者不到位有关。比如说大量僵尸企业僵而不死,拖累地方财政也加大了潜在的金融风险,就是因为国企改革不到位,不能做到让市场决定企业生死。更进一步看,若不能坚决推进国有资本布局和结构调整,这个僵局也很难打破。

    如果没有改革措施配套,很多风险处置方法效果如何很难预料。比如债转股。从操作来看,债权转股权只是第一步。债转股企业能否走出困局,要考察新晋股东能否依法行使权利,要看这些企业能否建立有效的公司治理,能否重建市场竞争力。目前债转股规模超过1万亿元。问题是,如果没有一场触及根本的企业变革,降下来的杠杆率很可能再度反弹。本轮债转股之所以强调市场化法治化,就是希望汲取上一轮债转股的教训。

    在中国,防范化解风险离不开改革,在某种程度上说,改革始终是最好的解药。不过现实的难题在于,很多领域风险累积是因为与此相关的改革滞后或者不到位,改革滞后却又是因为改革千头万绪,阻碍因素多,是我们所说的难啃的“硬骨头”。比如打破刚性兑付,谁都知道刚兑不破风险持续累积,就会变成一颗威胁金融稳定的 “定时炸弹”。但真要打破刚兑,不仅投资者有顾虑,机构也叫苦不迭。一些金融机构认为理财产品存量太大,一旦打破刚兑,很可能引发连锁反应,累及金融市场稳定,甚至影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它们希望过渡期延长并允许继续发行与老资产对应的产品。对于监管部门来说,在坚决打破刚兑和避免“处置风险的风险”之间拿捏权衡,找到着力点,是对智慧和勇气的双重考验。

    不过应该承认,防范和化解风险,从来都不是说不允许一点风险释放。打破刚性兑付,破除政府隐性担保,建立正向的金融激励和信用文化,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必须迈出的一步。在可控范围内让一些风险压力得到逐步释放,反而有利于经济肌体保持健康,提升自我修复能力。相反,拖得越久对经济金融的潜在威胁越大,然而留给我们的时间并没有那么充足。

    尊敬的用户您好!

    现接存管银行通知,为给用户提供更加优质高效的金融服务,存管银行将于2018年1月19日(周五)20:00至2018年1月21日(周日)20:00进行数据迁移维护,维护期间将暂停一切充值、提现、投资等操作,希望广大用户提前做好资金安排。

    详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