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致电:400-961-9668/400-8510-001(9:00~21:00)
  • 安捷财富浩禄金融微信二维码
  • 安捷财富浩禄金融
  •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推进金融业改革开放

    发布时间:2018-03-31

    分享到: 

    作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和进一步深化改革的重点领域,中国在金融领域的政策举措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在3月24日——26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中外嘉宾就此展开深入讨论。普遍认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非常关键,但中国有能力和条件做好;与此同时,金融业改革将进一步深化,开放将进一步扩大,这对中国和世界都具有重要意义。

    改革: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论坛上发言时将当前金融方面的主要工作概括为三句话: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推动金融业改革开放,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保持金融业整体稳定。

    据易纲介绍,稳步推进金融改革主要包括三方面举措。一是深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有序放开存贷款利率管制,努力培育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二是坚定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人民币汇率弹性有所增强,使汇率发挥宏观经济“自动稳定器”作用。三是建立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

    “在宏观审慎调控方面,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的各监管部门应该说是走在了世界前列。近年来人民银行有效实施宏观审慎评估(MPA),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和住房金融宏观审慎管理体系已开始工作一段时间并在不断完善。”易纲说。

    开放:与防范风险并重与监管能力匹配

    金融业开放是国内外高度关注的问题。易纲介绍说,扩大金融业开放主要是放宽金融业准入限制、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以及提升金融市场双向开放程度三个方面。

      一些开放举措已经付诸行动。例如,中国已放宽了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限制,明确了银行卡清算机构外资准入政策,进一步放宽银行、证券和保险业股比限制。人民币跨境使用基础设施也在进一步完善,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已上线运行,二期预计近期上线。未来还将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

    “当然,放宽或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并不意味着不要监管,外资机构准入或开展业务时,仍应按照相关法律进行和内资机构一样的审慎监管。”易纲表示,金融业开放要与防范金融风险并重,金融开放程度要与金融监管能力相匹配。作为竞争性服务业,金融业对外开放应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并须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

    风险防控:中国有条件做好须稳杠杆推改革强监管

    易纲认为,目前潜在金融风险主要体现为:一是宏观上仍然存在高杠杆风险。部分国有企业杠杆率高、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题、居民部门杠杆率较快上升都值得关注。二是部分领域和地区金融“三乱”问题仍然突出,包括影子银行问题,无金融牌照非法从事金融业务,部分非法金融活动借金融创新和互联网金融扩张等。三是少数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存在风险。包括抽逃资本、循环注资、虚假注资以及通过不当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

    关于如何依法合规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可以总结为稳杠杆推改革强监管。易纲认为,一要稳住宏观杠杆。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稳步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通过市场化债转股、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等多种方式,使社会整体债务增长平稳下来,抑制风险隐患累积。

    二要深化金融和其他关键领域改革。要深化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从防范系统性风险角度支持财税体制改革,健全地方政府债务融资新体制。完善金融企业公司治理,增强国有企业债务约束。完善房地产金融调控政策,推动建立防范金融风险的长效机制。

    三要加强和改进金融监管,补齐监管短板。抓紧出台一系列审慎监管基本制度。同时,坚决取缔非法金融活动。加强金融领域准入管理,清理整顿无照经营和超范围经营金融业务。

    据悉,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审议通过多个文件与金融业防范风险、加强监管密切相关。审议通过《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目的是完善金融审判体系,营造良好金融法治环境;审议通过《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意在最大程度消除监管套利空间,促进资产管理业务规范发展;审议通过《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明确企业投资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目标,加强实业与金融业的风险隔离,防范风险跨机构跨业态传递。

    文章来源:中国改革报

    收益计算 Q Q客服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